分析:重组陷僵後备储水过低 雪之水问题恐加剧

星洲日报2018.03.05

分析:重组陷僵後备储水过低 雪之水问题恐加剧

    (八打灵再也4日讯)雪州水供重组计划至今悬而未决,后备储水量不断下降,恐将加剧雪州水供中断的问题。

    根据《新海峡时报》的报道,雪州境内不时发生水供中断的问题,主要是雪州水供重组计划至今仍未有最终定案,导致雪州水供的基础没施欠佳,后备储水量更是少过4%。

后备储水量少过4%

    不愿具名的分析员表示,理想的后备储水量应该介于15至20%,但是雪州的后备储水量过低,逾1000个水箱未被充分利州,进而影响雪州的水供服务。

    分析员也说,雪州水务重组计划悬而末决将引发数个问题,包括国家水务委员会(SPAN)无法行使2006年水供服务工业法令(655法令),有效监督及提升雪州水供服务。

    “此外,水务资产管埋公司(PAAB)无法融资提升雪州水务资产的基建,尤其PAAB的融资相较具他商业融资管道更具竞争力。雪州政府的小规模资本投资也无法保证境内水供的质量及数量。”

    报道也说,截至2018年1月,雪州境内共有761项、价值超过100亿令吉的屋业发展计划被迫搁置,因为雪州水务公司(SYABAS)无法保证足够的水供。

    2017年大马水务业指南显示,槟城在2016年后备储水量达到34.1%,其他依序为纳闽29.2%、霹雳28/7%、登嘉楼27.2%、森美兰22.1%、彭亨21.4%、砂拉越20.7%、马六甲20.1及柔佛16.4%。全国后备储水量平均为13.2%。

    此外,2015年大马水务协会的数据显示,全国将近50%的制水事件发生在雪州境内,共有8万3729宗。

被指不愿接受联邦协助

    另外,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引述匿名消息指控,雪州水供重组计划陷入僵局,皆因雪州政府不愿被外界看成接受联邦政府的协助。

    “只要雪州水供重组计划完成,雪州水供问题就可以获得解决,不过雪州政府拖延,而且没有足够资金来改善问题。例如雪州境内大部分输水管已陈旧,理应更换新水管,但是雪州政府只是维修而已。”

    消息说,联邦政府献议140亿令吉协助雪州政府接管水务特许经营公司,雪州政府迟迟不肯同意,最终导致水供基建的提升工程被耽误。此外,雪州政府自2014年起就拖欠PAAB每年超过7亿令吉。

    消息也说,雪州政府至今仍没有收购雪河公司(5PLASH),截至2018年1月仍无法支付雪河公司高达40亿令吉的购买净化水费用,以致SPLASH分包商金务大水务(Gainllda Water)及Sungai Harmani自去年9月起拖欠国能公司5300万令吉的电费。

    “据悉国能公司已采取法律行动,这可能导致雪州水供问题进一步恶化。”

2015年至2016年全国各州净水处理厂可容量及供应量




Posted in 地球上的水, 地理, 新闻剪报 and tagged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