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填词信手拈来皆佳句 杏坛耆旧颜龙章

南洋商报1988.01.17
 

作诗填词信手拈来皆佳句 杏坛耆旧颜龙章

 
  峇株巴辖华仁中学华文老师颜龙章,除了勤于教学工作,对于文学也有相当的造诣。他在教学之余所写的旧诗词及散文、诗歌,时常在报章上发表,他也发表,他也擅写对联,近年来在峇株华社一些重大庆典集会,都请他写幅对联,以壮场面声色。
 
    民政党总秘书郭洙镇律师,小时候在峇属白沙浮振华学校求学,与颜龙章有师生之谊,一向爱好文学写作的郭律师,与颜老师常有书信来往,交换对旧诗词及文学的内容形式等方面意见。
 
    现年逾六十岁的颜老师(笔名水沫及其他)受访时称,旧诗词的形式自有其优点,即能以少的文字,概括丰富的内容。同时有平仄,对偶,押韵,不但齐整,读起来朗朗上口,音韵铿锵,可是时至今日,旧诗词这种文学形式,已不适合一般的表达,不过,对于学生及爱好文学者来说,有必要了解旧诗词的作法,偶尔作诗填词也无妨!
 

作诗不应拘泥于古韵

 
    他认为,作诗填词,不应拘泥于古韵,应可用新韵及汉语拼音,最重要的要注入新的思想内容,言之有物。
 
    他透露,不少报章副刊编辑,都会接受作者用新韵作诗填词,但诗社及正统的诗人词家不同意这种做法。
 
    颜老师除了写旧诗词,也应用赋、比、兴方法写新诗,包括小诗与朗诵诗。他不断尝试通过朗诵诗形式去追述历史事迹,反映现实社会状况及表达作为时代一份子的愿望。
 

对联亦文学形式之一

 
    他所创作的一首朗诵诗『三保山』,曾于一九八四年在峇株正修礼堂举行的马华文史展晚会上被朗诵,感人至深而起共鸣。他也曾在报章副刊上发表『一九八二』,『时代的呜咽』等朗诵诗,可读性都很高。
 
    自从八十年代他应聘在华中任教后,每当校方或董事会有何庆典集会,就请他写幅对联,高悬在礼堂舞台两旁,以记集会意义。他能写工整对联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其他团体在举行庆宴时,偶尔也请他写对联悬挂。
 
    他在受访时说,对联也是文学形式之一,应用极少文字,表达全面内容。他所写的对联多为冠头联,即上头两端都限定字样。至于对联形式,若上联属单字,下联也将是单字,若上联双字,下联也是双字,这是规格。
 
    虽然颜老师的书法并不特出,但他有研读过名家字体,也具有鉴赏力。他是华中书法组导师之一,年来华中同学每年休业时能举行书法观摩会,同学在书法方面有所表现,这得力于颜老师及陈建成、苏文忠等老师的落力教导。
 
    他于战前曾在峇株新加兰中华小学求学,后回去中国永春中学及南安高级师范深造,战后回返马来亚。一个时期担任文律乐育分校校长,接着到居銮中学任教席。六十年代初期,又回到峇株,在距离市区二哩外的白沙浮振华学校任教安居,不久升任副校长,成为陈志荣校长的好助手。八O年在小学服务退休后,转到华中教导高中班级之华文。
 

    颜老师目前是国际桂冠诗人协会,麻坡南训诗社,大马写作人(华文)协会成员。他每天过着简朴的生活,除了教学、阅读、写作及运动,没有其他嗜好。他的生活规律是『静神养气』,确是一位模范老师。



Posted in 2000年前, 史料, 新闻剪报, 本地 and tagged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