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一甲子 捱过低潮期 崑兴脚车坚守到底

星洲日报2018.03.12

经营一甲子 捱过低潮期 崑兴脚车坚守到底

    在这凡事都追求最新、最快的时代,由几代人一脉相承的企业已经少之又少。

    为此,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将带领读者们,一探由几代人坚守的行业,如何在时代变迁中屹不倒,也一读后辈们如何守护先贤们的基业,将之发扬光大的故事。

    1951年开业时,昆兴脚车商是利民达首家脚车店,80年代摩哆车的兴起,让脚车业陷入艰难低潮期,直至90午代才开始走出谷底:走过几许风雨路,昆兴脚车商传承的是一门生意,也是一门手艺,还有无法言喻的感情。

    第二代经营者陈文祖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表示,其父陈亚裕当年从中国南来,在新加坡辗转来到利民达。

    “当时,甘加末从事脚车业的多是兴化人,南来的兴化人彼此协助,开店经营脚车生意的都聘请兴化人工作。”

4兄弟当小帮手学修脚车

    他说,父亲于1951年在利民达大街经营崑兴脚车店。至于为何取名为崑兴,他也不明所以。

    在从前的年代,孩子们小小个儿开始当父母的小帮手。他说,家中4兄弟也不例外,从小就在店里帮忙,在父亲教导下学习修脚车。

    “我从1970年开始在店里帮忙,必须得下手做,手工的东西必须要下手做才行。跟在父亲身边学了大概5年的时间,才能独立作业。”

    陈文祖指出,家中4兄弟都懂得修脚车,但3名兄长都往外闯,只有他一个人留在店里。

    在他父亲的年代,脚车是主要的交通工具,胶工每天骑着脚车出门割胶,是店里的主要颐客来源,当时多是贫苦家庭,一辆脚车要价约200令吉,顾客多用分期付款的方式付费,每个月缴付10令吉,有的人甚至无法缴清所有款项;若是用现金购买脚车者,部属于富裕人家。

    他说,从前店里没太多脚车,多是顾客要购买脚车,父亲才向脚车商购买,因为父亲用现钱入货,但顾客则分期付款,生意不容易做。不过,那时候的脚车业是个蓬勃的行业。

摩哆盛行冲击脚车业

    “到了80年代,摩哆车开始取代脚车,脚车业面对极艰难的低潮期,有时一天里都没有一单生意,许多同业部在那个时候转行,有的转换跑道从事摩哆车业,有的则投身电器业;至于无法改行的,就继续默默耕耘守业。”

    陈家曾想过改行,陈文祖表示,父亲曾提及让他去当一名摩哆车学徒,惟最终没成事;想过转为摩哆车业,但因为资金问题而作罢。

    “父亲咬牙度过1980至1990年的艰难10年。到90年代,BMX脚车和越野脚车风潮吹起,脚车业被带动起来;到了2000年代,则改由高档脚车引领脚车潮流。”

    他说,在最艰难的时候,他曾想过放弃,打算到新加坡去打拼。但是因为父亲的一句话:“你不做,谁做?”而打消念头,继续守着脚车店。父亲也曾经对他说:“脚车行业是能做的,但必须要守住。”

开放心态看待传三代

    陈文祖从1970年开始到店里,协助与学习,1987年开始接手店里的工作,父亲在旁协助。1990年,崑兴脚车商搬离利民达大街,迁至黄金花园继续营业。在陈亚裕的年代,利民达有4间脚车店,但除了崑昆兴脚车商,其余的都未有持续营业。

    身为第二代,陈文祖坦言脚车业是个很难维持的行业,守业很艰难,守到今天一点也不容易。对于第三代是否接于生意,他告诉孩子们,若要留在他的身边,必需想清楚。

    虽然他以开放的心态看待孩子接手脚车店与否,但他与父亲一样,从小就让孩子们到店里帮忙和学习,4个儿子也习得一手修脚车的好手艺。

    “让孩手出去闯,如果他们想要回来继承这门生意,随时都能够回来。”

    陈文祖指出,其中3名儿子都无意接手生意,第二的儿子陈开源则仍在考虑中。儿子曾想过接手脚车店后进行转型,但一切仍未有定案。

陈文祖守业不落伍 不时上纲了解脚车趋势

    陈文祖从小与脚车为伍,长大了也爱上骑脚车,在他30多岁的时候,几乎每天都骑脚车。

    越野脚车风潮吹起时,他也加入行列。当时,妹夫送了一个6000令吉的越野脚车车架给他,自行组装,为了组装脚车,他甚至到新加坡去寻找零件。

    “在那个时候,愿意花1000令吉买一辆脚车的人不多,更何况是6000令吉的越野脚车、加上组装费用,脚车价格逾8000令吉。”

    他说,当时不告诉别人脚车的价格,以免招来更多的质疑眼光。至今,高档脚车风潮吹起,高价脚车已不再稀奇。尽管他没有转型售卖高档脚车,但仍不时上网了解高档脚车零件与趋势。

收藏老铁马当纪念

    陈文祖的父亲留下两辆全新的老铁马车架和零件,至今已有七八十年的历史。“组装老铁马与高档脚车不一样,组装老铁马需要相当的经验,新手无法把老铁马组装好·至于高档脚车,我们能够明白原理,但因缺乏特定用具而无法处理。”

    他把组装好的老铁马和收藏的日本邮差脚车摆放在店毕,言明是非卖品,要留给他的子孙瞧瞧从前的的脚车的模样。



Posted in 2018年, 3月, 乡土, 新闻剪报 and tagged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