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国霖:缩小作品体积利收藏 糊纸神像化为精品

光明日报2018.03.15

洪国霖:缩小作品体积利收藏 糊纸神像化为精品


    “一纸、二土、三木、四石、五金”是台湾神像制作工业内的俚语,意指神像材质的演变过程。初时,许多百姓因为经济能力有限,每当想祭拜神明时,唯有以白纸或红纸替代,直至整体社会经济改善,百姓才开始以石头、金玉雕刻神像。

    台湾的糊纸业与神像制作工业一脉相承,早期除了制作神像,也一并纸扎酬谢神明的祭品。已有150年历史的“左藤纸艺薪传”,至今虽已传承至第六代,也不得不面对糊纸技艺失传及销量下降的危机。

    为了延续糊纸技艺,第六代传人洪国霖缩小神像的体积,并且改善纸扎神像不耐收藏的缺点。他立志将其精品化,用以保存糊纸技艺与摆脱糊纸只能用作酬神的观念。”

    “左藤纸艺薪传”的第六代传人洪国霖刚步入在槟城举办的工作坊时,引起许多参与者的疑惑。

    在大家的刻板印象中,糊纸师傅多已年迈,而洪国霖样貌年轻,短发、长方形眼镜与憨厚老实的神态,也不似身怀高超技艺的糊纸师傅。现场一名参与者更忍不仕好奇心,直问他是教导糊纸的师傅抑或是学徒。

    对他而言,年纪是一道敏感话题。现年30岁的洪国霖,每每在台湾参加文化活动或与顾客面谈时,常会因为年纪轻而遭人轻视。

    他说,有一次,他参加文化颁奖典礼时,颁奖人见到他后,脸上也不禁露出疑惑神情,并愣了许久才把奖项颁发给他。事后:他辗转得知,颁奖人当时见他年轻而质疑他的获奖资格。

    “不要以年纪来看作品,而应是以作品来看年纪。糊纸并非一门夕阳行业,或只有老年人才懂得的技艺,台湾日前仍有许多年轻一辈投身其中。”

    身为一家百年老店的第六代传人,他的成长环境充斥着竹枝、纸张与浆糊,孩提时期就已经帮忙父亲扎纸,基础功夫扎实。

家族弃道士业专注于糊纸

    他说,台湾的庙宇之多,几乎达到“三步一小庙,五步一大庙”,而这也为他们累积了固定客源。每每他送货时,庙祝们都会劝他继承父亲衣钵,莫让洪家精湛的糊纸手艺失传。

    “虽然我从小就接触糊纸,但一些精细的部分如神像、动物纸扎,皆是由父亲亲自操刀。我并不喜欢读书,对未来也没有想法,听了庙祝们的建议后,于是就认真的向父亲拜师学艺,那时我约莫23岁。由于基础工扎实,学习时也事半功倍。另一个原因是我不想洪家的糊纸技艺就此失传。”

    150年前,“左藤纸艺薪传”并不专注于纸扎业,而是法事与纸扎并存,既当道士也贩售糊纸。他说,直至爷爷那一代方才将精力投注在糊纸上。

    “爷爷说,在台湾当道士都赚没良心的钱。我们早上做一场法事,下午又接另一场,念的经文都是同一本,客人们也不知道。这种作法让我爷爷反感:反而糊纸业可以为客人客制化纸扎品,至少也尽了一份心意。所以来到我父亲这一辈后,才专注于糊纸业上。”

全台仅一庙保存2纸神像

    谈到神像,许多人脑海中不由想起寺庙中的金身神像,或是雕刻栩栩如生的石刻神像。然而,洪国霖却说,如今的年轻一辈并不懂得最初的神像是以一张纸替代的。

    “糊纸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汉朝,却兴盛于唐朝时期。相传唐太宗李世民游地府时,曾看见有些鬼魂有舒适漂亮的宅邸可居,许多孤魂野鬼却在阴曹地府内飘荡无依。于是,当唐太宗回到阳间后,便开始倡议在人死后,建造一些灵厝以烧化陪葬,好让自己的亲人得以在另一个世界中安居。”

    于此同时,百姓亦渐渐将写上“福德正神”、“玉皇大帝”等神明名称的纸张贴在墙上,当作祭拜的对象。

    “随着社会经济好转,百姓渐渐要求糊纸师傅制作神像,除了用以焚烧祭神,也给予神像具体的形象。然而,纸像有着不耐保存的缺点,且当时百姓们与田地共生,故开始以泥土制作神像。以树木、石头、金玉雕刻神像的,则多是大户人家或香火鼎盛的庙宇,因为其工序更加繁复,且材料费用高昂。其实,从制作神像的素材变化中,亦可探寻台湾经济发展历程。”

    他说,如今全台湾只剩一家庙宇仍保存着两尊纸神像。

泥土做底座贴线代竹枝

    糊纸是一门讲究手艺功夫的职业,然而,无论糊纸师傅的作品多么活灵活现与精巧,最后仍躲不过被一把火烧毁以祭神,最终只留下一地灰烬。洪国霖坦言,刚接触糊纸业时,他不免为这种看似徒劳无功的结局感到沮丧。

    “糊纸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祭拜,接触的时间久了自然也就释怀了。

    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想将糊纸变成一种艺术品或收藏品,甚至是送给别人的礼品。于是,我渐渐将一些大型神像的体积缩小。”

    传统上,糊纸并非只用在丧事,过去亦用在喜事。人刚出生时,舅舅送新衣必须有剪纸,16岁时,要烧七娘妈亭供献;结婚时,新郎要做天公亭谢神,新娘要做送子观音当嫁妆,生子满月后才焚烧;买房子拜地基时,主要则是做天狗和白虎等;做寿时则要有寿翁、仙女等吉祥人物。换句话说,人生每件大事都少不了糊纸。

    “现代人已渐少遵循此项传统,我们也需要为糊纸寻找一条新出路。我尝试以铁线取代竹枝,底座则改用泥土增加重量,并且放入玻璃框内收藏。由于台湾气候潮湿,这种作法也可避免纸扎品受潮,同时也使之难以受到蛀虫和白蚁的侵蚀。”

师傅技艺参差不齐

    洪国霖说,由于台湾庙宇很多,且每年农历七月与年底建醮时都需要用到大量的糊纸品,因此,糊纸业从未遭遇后继无人的问题,反而吸引许多年轻人投身其中。

    此外,由于糊纸品多用作焚烧祭神,所以,糊纸晶也必须以纯手工制作,无法以机械取代,因此,自然也需外聘人手增添人力。

    “台湾有着许多和我年纪相仿的糊纸师傅,然而彼此间的手艺差距太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只专攻于‘纸厝’。由于‘纸厝’对手艺的要求相对于神像或人像、动物来说较低,且多是四四方方的造型,加上民间需求量又高,收入也多,因此,许多年轻人都专攻这一块。”

    糊纸的传承系统多是传内不传外,且每个亲传弟子只会学习其中一项手艺。他说,糊纸大可分为人像或神像、动物与纸厝三个方向,而不同的糊纸师傅精通的方向也不同,因此,徒弟多只懂得其中一项糊纸技艺。

    “我们家比较特殊,由于我们是道士起家,且糊纸技艺是代代相传,因此,我们在三个方面都有接触。然而,一些特殊造型的糊纸则需要特定的糊纸师傅才懂得制作,因此也不免面对技艺失传问题。”

    虽然台湾仍有许多年轻人投身糊纸业,然而,洪家却只剩下他一个继承人。他曾想过招收徒弟,但因为要求苛刻而吓跑不少人。

    “我的思想比较传统。我并不会支付学徒任何薪水,反而希望他们白天上班,晚上再来学习糊纸技艺。我不希望支付薪水后,换来一个做事随便的学徒,而是希望通过这个方式考验学徒的诚心。”

乐教民众纸币制银票花

    在洪国霖的众多糊纸作品中,最让他感到头疼的莫过于要制作100公尺长的龙像。
 
    他说,当时在庙宇举办的竞标会上并无其他糊纸师傅愿意投标,但他初生之犊不怕虎,于是接下这项工作。

    “这条糊纸巨龙除了要求长度,由于是放置在垦丁,同时还要能抵抗落山风的风力影响与防水。我用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制作龙头,龙身则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最终却因为住持患病而展延发挥接近半年。当时,我的龙头也就一直放在路旁半年。”

    他说,由于龙头庞大且工序精细,龙头、龙须、龙鳞都需用牛皮纸与布科塑形,并且刷上一层防水漆,且店内仓库狭小,他只好在路旁制作。由于放置路旁许久,反而成为当时一道奇异景象,雨天时,路人纷纷躲入其中避雨。

    “但最后还是得一把火烧掉,幸好如今可以拍照存档,我才得以把这个作品的样貌保留下来。”

    在马来西亚举办工作坊时,他教导现场观众以纸币制作花束。而这一项糊纸技艺其实是早已在台湾失传的“银票花”。

    “当时,一名顾客希望以纸币制成花朵还愿,于是,他来到我们的店寻求帮助。后来经过多番研究后,我们终于将‘银票花’做了出来。由于这项糊纸技艺是我尝试模仿其形态而制,因此可将制作方式传导给其他人。”



Posted in 2018年, 3月, 新闻剪报 and tagge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