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乾枢侃侃而谈曾祖父 陈旭年5子 4为养子

2011-04-02 12:25:53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星洲日报2011.04.02

陈乾枢侃侃而谈曾祖父 陈旭年5子 4为养子

    陈旭年曾孙陈乾枢谈曾祖父:陈旭年五子之中,四人为养子   

    新柔两地开埠先贤陈旭年的曾孙陈乾枢说,他的曾祖父陈旭年育有五子,他的祖父陈金藩为陈旭年次子。陈乾枢说,陈旭年山生只有一名亲生儿子陈金藩,其他四子皆为养子。

    陈乾枢说,陈金藩在清朝时,曾官至江西省南康府知府。在任期间,颇有政声。逝世时村民特制挽联以表哀悼。挽联内容尽表乡民爱载之情:“民贫上瘠,市井凋凌,数十年来得此好官,正喜地方有幸;政简刑宽,关防严束,一百日虐及君子,何其天道无知。”

陈乾枢一生多姿多彩

    陈乾枢也说,他父亲为陈振贤,为陈金藩所生。陈振贤生前曾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及义安公司正副会长多年,也曾任新加坡四海通银行司理,掌管祖陈旭年在新加坡大批的产业及商行。

    在当时,陈振贤可说是新加坡华社一位知名的领袖。

    现已是耋耄之年的陈乾枢,一生多姿多彩。他在家乡潮安县上莆金砂乡出生。早年在新加坡受教育,后负笈香港。二战爆发,他赴重庆,进入中央大学深造。战后回新加坡,旋转至澳洲柏斯,毕业于当地大学。

    这位集历史及经济学者一身的陈乾枢,后来在新加坡四海通银行服务至1983年从经理职位上退休。

对111数字情有独钟

    陈乾枢说,他对111这个数字独有情钟。原来他在1955年,代表新加坡民主党出战新加坡自治前第一次大选。民主党是代表讲华语及方言族群的一个华族中产阶级的政党。幕后的推动力量是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等华社领导人。

    他选择“有钱人居多”的经禧区出战,对手有新加坡第一任首席部长马绍尔及著名律师陈才清,结果他得票数1千111张而败下阵来。

    或许出于对那场选战的怀念,他家门牌的号码就取用111。

    陈乾枢拿出最近出版的一本英文书籍《Men ln White》,华文译为《白衣人》,翻至页74,他说:这里有一段文字述及当年经禧区这一场选战,其文翻译如下:“就前民主党秘书长Chan Kun Chee所说,如果民主党没有参与,那些投选他们的选民将会投选进步党,就不会有劳工阵线,马绍尔也将不能赢得经禧区。”

    这位作者说,如果民主党没有推举陈乾怄,那么只赢得775票的马绍尔,在投给陈乾枢的1千111票转投给陈才清的情况下,马绍尔将会败北。

    如果当时马绍尔输掉,就没有后来的劳工阵线政府,马绍尔也不会出任新加坡第一任自治政府的首席部长,新加坡现代史或可能要改写。

    谈及这段往事时,陈乾枢一再发出会心的微笑;观其表情,还颇感自豪。

曾祖父照片挂皇宫墙上

    “陈先生,你应该到新山走一走了,新山华社会给予最热烈的欢迎。”,我们盛情发出邀请。

    他一再摆手说,不了!不了!陈老说,他很少外出了他现今每三星期才出去一次,到书城今古书局买书,或去理发。又没有护照,很久没有出国了。他态度很坚决,看似请不动。

    逾60年前,陈乾枢曾有过一次难忘的新山之旅。在12年前的访拜他时,陈乾枢曾谈及他那次受邀到新山的往事。这一段文字现刊登在《陈旭年与文化街》一书,页80“陈乾枢谈曾祖父陈旭年”一文中。

两次与柔佛皇室接触

    他说:“记得那是50年前,约在1947或1948年之间,我与父亲等人受柔佛苏丹依布拉欣的召见,到大皇宫去,这是我第一次与柔佛皇室接触。”

    当时一同到大皇宫者,他说:“除了父亲陈振贤外,还有二哥、二嫂及一位姐姐…”

    他继追述说:“我们一行人是在下午抵达大皇宫,获得苏丹依布拉欣的接待,随后参观整个大皇宫。”他解释说,当天并非特别的节日,苏丹的召见或许念及旧情吧。

    书中引述他的话说,“这次的相见,最令人难忘的事是,他看到曾祖父的照片,端端正正高挂在大皇宫的墙上。”

    他第二次与柔佛皇室往来是在上世纪的80年代。当时是苏丹依斯迈在位,《陈旭年与文化街》引述他的话说:“受这位苏丹的邀请,他与数位友人到殿下新加坡的住处。”

    陈乾枢是很久没到新山来,不过,他的儿子陈业裕,于2009年10月3日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开幕时,曾以嘉宾的身分出席这—场盛礼。陈业裕时为华侨银行一位要员。

采访手记 脑筋清晰健谈长者

    陈乾枢目前住在新加坡。12年前,笔者曾在武吉知马他的住家与他见过一次面。12年后,笔者很高兴与新山文史工作者吴华及新加坡联合早报前执行总编辑张清江,联袂拜访陈老。

    在超过1小时的交流中,陈老走上走下,忙得很。思维一飞至过往,忆至旧事,就侃侃而谈;或翻开书刊,求证资料,一丝不苟;亲自播放光碟,让我们观看潮州原乡陈旭年公祠的记录片;或上楼拿取书籍,以确保所谈无误。总之,他脑筋清晰,十分健谈。

行止没老态龙钟

    陈乾枢的“三不用”,令人印象深刻。一是上半身不用穿衣服,赤膊见客;二是不用载老花眼镜,翻阅书报自如;三是:上下楼梯不用别人扶持,步履稳健。眼前这位长者,任谁都不相信,他已高龄93岁了。

    一切斑驳,绚丽,归于寂静,离开众人注目的舞台后。30年来,陈乾枢的生活非常简单。他上午6时起身,晚上10时就寝。每天研究佛理,上午打坐。读书是他另一嗜好,手不释卷的他,家中堆满各类中英书籍,新加坡书城的今古书局是他常光顾的地方。

    陈乾枢早已烟酒不沾,饮食清淡,早餐是三片涂牛油的面包,中午两碗白粥,加上鸡腿,晚餐吃饭,亦是配鸡腿及蔬菜。冷浴,每天两壶中国茶,他说喝茶真好,清肠清胃。生活有序,饮食有节,加上持之有恒的打坐,这或许是陈乾枢健康长寿的因素。

\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